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

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亚洲中国最佳赌城
   
让检验蕴含思想
     —引领检测技术新发展
400-660-7869

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专栏分享 | 珠海市G水厂深度处理工艺的比选探讨

2021-02-05 17:16作者: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科技 

导读

2019年7月,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和《净水技术》杂志联合设立了“供排水企业运行及管理成果专栏”。众多行业专家依据多年的从业经验,结合水厂的实际情况,分享了他们所在单位在日常运行管理中实际生产运行遇到的问题以及所采用的应对策略。

本次带来了珠海水务环境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享的——珠海市G水厂深度处理工艺的比选探讨,看看他们在水厂改造深度处理的工艺上给我们带来哪些实践经验。

珠海市G水厂深度处理工艺的比选探讨

黄鹤俊

(珠海水务环境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广东珠海    519000)

珠海市G水厂位于香洲区主城区内,现状总设计供水规模为20万m3/d,分3套水处理工艺流程,分别建成于1982年(2万m3/d)、1987年(6万m3/d)和1993年(12万m3/d)。其中,2万m3/d和6万m3/d流程采用“机械搅拌澄清池+普通快滤池+液氯消毒”工艺,12万m3/d流程采用“折板反应池+斜管沉淀池+普通快滤池+液氯消毒”工艺(厂区现状如图1所示)。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珠海优质供水计划的逐步推进,对标高品质饮用水准标,适时上马G水厂提标改造,进一步提升珠海市民饮用水品质已提上日程。

本文通过对珠海市G水厂历年进出厂水质、运行状况、深度处理工艺特点及其适用性等情况的分析,提出适合现阶段珠海市G水厂提标改造的深度处理工艺路线选择。

图1   G水厂现状图

Fig.1   Current Status of G Waterworks

1.原水水质分析

G水厂现有2个主要的取水水源,每年2月-11月是西江丰水期,C泵站从西江磨刀门取水加压送至G水厂。每年12月-1月,咸潮上溯,C泵站不具备取水条件,西江上游的P泵站取水加压送至C泵站前池,再由C泵站中转加压至G水厂;或由P泵站旁Z水库出水自流至C泵站前池,再由C泵站中转加压至G水厂。

根据G水厂的原水水质监测记录,原水各项指标总体上稳定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 3838-2002)Ⅱ类水标准。根据国家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珠海监测站资料,G水厂原水毒理学指标和放射性指标全部达到《饮用净水水质标准》和《生活饮用水水质卫生规范》的要求,无一超标。表1是G水厂2012年-2019年原水水质的相关监测数据。

表1   G水厂原水水质

Tab.1   Raw Water Quality of G Waterworks  

2.现有工艺出厂水质分析

2.1浑浊度

2012年-2017年,G水厂出厂水浑浊度全年基本稳定在0.3 NTU以下,满足集团内控指标,但2018年和2019年无法全年稳定在0.3 NTU以下,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分析认为,与近2年G水厂超负荷生产情况日益严峻的背景有关。

        图2   G水厂2012年-2019年出厂水浑浊度

Fig.2 Turbidity of Effluent Water from G Wateworks in 2012-2019

2.2 CODMn

近8年,G水厂出厂水CODMn浓度均满足稳定低于3mg/L的国标要求,平均值为1.02mg/L,如图3和图4所示。其中,20%出水CODMn<1.0mg/L,92%出水CODMn<1.5mg/L。

  图3 G水厂2012年-2019年出厂水CODMn浓度  

  Fig.3   CODMn of Effluent Water from G Wateworks in 2012-2019   CODMn浓度占比

图4 G水厂2012年-2019年出厂水CODMn浓度占比  

Fig.4 CODMn Ratio of EffluentWater from G Wateworks in 2012-2019

2.3 氨氮

近8年,G水厂出厂水氨氮均稳定低于0.12mg/L,平均氨氮稳定在0.02mg/L以下,远低于国标限值,如图5所示。

         图5   G水厂2012年-2019年出厂水氨氮浓度

    Fig.5   Ammonia Nitrogen of Effluent Water from G Wateworks in 2012-2019

2.4 嗅味物质

土臭素(GSM)2-甲基异莰醇(2-MIB)高藻水中引发嗅味问题的主要物质,由水中藻类及其分泌物造成的饮用水嗅味问题受到用户和业内人士的普遍关注[1]。

  表2 土臭素和2-甲基异莰醇的性质

  Tab.2   Characteristics of GSM and 2-MIB

自2018年1月起,市水质中心每月对G水厂出厂水GSM和2-MIB进行取样检测,结果如图6~图9所示。

GSM指标表现良好,64%低于2ng/L以下,77%低于5ng/L以下,100%满足国标附录限值10ng/L以下。

2-MIB指标表现稍逊,58%低于2ng/L以下,79%低于5ng/L以下,87%满足国标附录限值10ng/L以下。其中,2018年6月、7月和2019年4月出现超标值,分别为24.06、15.32、26.29ng/L。

图6   G水厂2018年-2019年出厂水GSM浓度占比

Fig.6   GSM Ratio of Effluent Wate from G Wateworks in 2012-2019

图7   G水厂2018年-2019年出厂水2-MIB浓度占比

Fig.7 2-MIB Ratio of Effluent Water from G Wateworks in 2012-2019

图8   G水厂2018年-2019年出厂水GSM浓度

Fig.8   GSM of Effluent Water from G Wateworks in 2018-2019

图9   G水厂2018年-2019年出厂水2-MIB浓度

Fig.9   2-MIB of Effluent Water from G Wateworks in 2018-2019

2.5 消毒副产物

根据市水质中心对过去10年(2007年-2017年)珠海市4座水厂出厂水中13种消毒副产物(2,4,6-三氯酚、二氯甲烷、二氯乙酸、二溴一氯甲烷、一溴二氯甲烷、氯化氰、三卤甲烷(总量)、三氯甲烷、三氯乙醛、三氯乙酸、三溴甲烷)的检测数据,对于珠海原水水质情况,除三氯乙醛极个别时间里出现超标情况外(液氯消毒时),液氯和次氯酸钠消毒均能在保证有效消毒的基础上,满足《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 5749-2006)。  

3.深度处理工艺介绍

深度处理是通过物理、化学、生物等作用去除常规处理工艺不能有效去除的污染物(包括消毒副产物前体物、内分泌干扰物、农药及杀虫剂等有毒有害物质和氨氮等无机物),保障饮用水水质,提高管网水的生物稳定性。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应对常规工艺无法满足水质标准的情况,通常会采用生物预处理、臭氧生物活性炭或膜技术进行深度处理[2]。

3.1 生物预处理技术

生物预处理工艺一般设置在常规净化水工艺流程之前,主要利用微生物的氧化分解及转化功能,以水中有机物(少数无机物)作为微生物的营养,通过微生物的新陈代谢,对水中的有机污染物、氨氮、亚硝酸盐及铁、锰等无机污染物进行初步去除降解。给水行业的生物预处理技术一般采用生物膜法,主要工艺有弹性填料生物接触池、生物滤池、悬浮填料生物接触氧化池和轻质滤料生物滤池。

研究表明,生物预处理技术是去除微污染水源水中氨氮和有机污染物的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在环境温度适宜的条件下,氨氮去除率可达80%。以上,对耗氧量、铁、锰和酚等污染指标均有较好的去除效果[3]。

3.2 臭氧-生物活性炭技术

臭氧-生物活性炭技术是集合臭氧氧化、活性炭吸附、生物处理效果于一体的饮用水深度处理技术。1961年,德国Dusseldorf的Amstaad水厂的使用,开启了该技术在饮用水领域大规模的研究和应用推广。

我国在该领域的研究和应用较晚,1985年建成了我国第一座采用该技术的城市自来水厂——北京田村水厂。2000年后,由于国内大部分水源水污染加剧及卫生部《生活饮用水卫生规范》(GB 5749-2006)的实施,该技术在国内的研究得到广泛开展,在试验基础上相继新建或改建了上海周家渡水厂、常州第二水厂、桐乡果园桥水厂、广州南州水厂、嘉兴石臼漾水厂等,均采用了臭氧-生物活性炭工艺。

3.3 膜技术

膜分离被称为“21世纪的水处理技术”,在饮用水处理领域的应用日益广泛。作为一种新兴的高效分离、浓缩、提纯、净化技术,膜过滤技术原理是采用高分子膜作为介质,以附加能量作为推动力,对双组分或多组分溶液进行表面过滤分离,具有物质不发生相变、分离系数大、在常温下运行、适用范围广、装置简单、操作方便等特点,能够提供稳定可靠的出水水质。

其中,微滤和超滤膜分离技术在市政给水领域的应用已有30余年。自2009年东营南郊水厂10万m3/d规模浸没式超滤膜车间投运以来[4],以超滤为深度处理工艺的膜法水处理技术在我国市政给水领域陆续得到推广和应用。

4.深度处理工艺比选

4.1 中试试验

4.1.1 试验工艺流程

流程1:絮凝斜管沉淀;

流程2:絮凝斜管沉淀→砂滤池→活性炭滤池;

流程3:絮凝斜管沉淀→活性炭滤池→砂滤池;

流程4:絮凝斜管沉淀→砂滤池→超滤膜。

4.1.2 试验装置运行参数

预臭氧接触池:设计流量为5m3/h,Φ×H为 0.6m×2m,接触时间为5min,臭氧投加量为1~2mg/L。絮凝-斜管沉淀池:设计流量为5m3/h,L×W×H为2.55m×2.4 m×4.42m,斜管尺寸Φ×H为0.025 m×1.0m。采用管道混合器混合,絮凝时间为25min,沉淀区负荷为5.8 m3/(m2·h)。

砂滤池:石英砂滤料高度为1m,滤速为8.0m/h。大砂滤池:设计流量为5m3/h,L×W×H为1.0m×0.8m×3.6m,过滤区为0.79m×0.79m;小砂滤池:设计流量为0.25m3/h,Φ×H为0.2m×3.6m。

后臭氧接触池:设计流量为2.5m3/h,Φ×H为 0.6m×2m,接触时间为10min,臭氧投加量为1~3mg/L。

活性炭滤池:活性炭滤料高度为2m,滤速为10.0m/h;规格为8×30目柱状破碎炭,吸附碘值为900mg/g。大活性炭滤池:设计流量为2.5m3/h,L×W×H为0.6m×0.5m×4.6m,过滤区为0.5m×0.5m;小活性炭滤池:设计流量为0.30m3/h,Φ×H为0.2m×3.6m。

超滤膜系统:设计产水规模为1m3/h,浸没式超滤,使用1支中空纤维超滤膜,最大跨膜压差为65kPa,膜面积为35m2。每1h气水反洗1次,每24h次氯酸钠溶液药反洗1次。平均膜孔径为0.04~0.06μm,平均运行通量为25~30L/(m2·h)。

各流程水质如图10~图13所示。

图10 各流程出水浑浊度

Fig.10 Turbidity of the Effluent in Each Process

图11 各流程进出水浑浊度平均值对比

Fig.11 Comparison of Average Turbidity of Influent and Effluent in Each Process

图12 各流程出水CODMn

Fig.12   CODMn of the Effluent in Each Process

图13 各流程进出水CODMn平均值对比

Fig.13 Comparison of Average CODMn of Influent and Effluent in Each Process

4.1.3 中试结果的分析

由中试结果可知:在原水CODMn浓度为1.69mg/L时,臭氧-生物活性炭工艺能使砂滤出水后的CODMn浓度由1.03mg/L进一步降至0.5mg/L左右,去除率为52%。后置臭氧-生物活性炭工艺浑浊度无法保证小于0.3NTU,前置臭氧-生物活性炭工艺可使浑浊度降低至0.16NTU左右。在原水CODMn浓度为1.69mg/L时,超滤仅能使砂滤出水后的CODMn浓度由1.03mg/L降至0.96mg/L左右,去除率仅为6.8%;超滤出水浑浊度能保证在0.1NTU以下,除浊效果优异。

4.2 深度处理工艺特点对比

就臭氧-生物活性炭和超滤2种深度处理工艺进行比。的谄毡槿衔,2种工艺的特点如表3所示。

表3 臭氧-生物活性炭与超滤工艺优缺点对比

Tab.3   Comparison with O3-BAC and UF Proces

4.3 深度处理工艺的选择

在G水厂用地条件有限和投资合理性考虑的情况下,深度处理工艺只能从臭氧-生物活性炭工艺和超滤工艺之间二选一。通过上述分析可知,G水厂现有工艺历年出水有机物、氨氮等指标均表现良好,原水季节性嗅味物质超标可采用已建成的应急预氧化和粉末活性炭投加系统处理,故选用臭氧-生物活性炭工艺必要性不大,且引入臭氧和生物活性炭在沿海地区和南方湿热地区将增加出水溴酸盐浓度超标[5-6]和微生物泄露[7-8]的风险,需高度慎重。

出水浑浊度低不但说明感官好,也说明非溶解性物质和微生物等去除的程度好,是最为重要的水质综合性指标之一。上马超滤工艺可使出水浑浊度100%低于0.1NTU,甚至可稳定低于0.05NTU。国内外研究表明,当浑浊度为1.5NTU时,水中有机物、各种细菌的去除率可达到60%;当浑浊度为0.5NTU时,去除率达到99%;当浑浊度<0.3NTU时,去除率达到99.9%;当浑浊度<0.1NTU时,去除率可达到99.99%,且粒径>2μm的颗粒数在20以下,即可认为水中有机物和各种细菌绝大多数已被去除[9]。

基于对G水厂进出厂水质和中试结果的分析,为进一步降低出厂水浑浊度、提高出厂水生物稳定性、降低消毒副产物生成量,认为采用超滤技术进行深度处理更加符合现阶段G水厂出厂水质提升之需。

5.结论和建议

(1)原水受到的有机微污染、氨氮污染不明显,在现状进水水质条件下,常规的混凝沉淀过滤工艺出水的有机物、氨氮等指标即能远低于标准限值。间歇性产生藻类暴发(主要为每年夏季)带来臭和味的问题(主要为2-MIB浓度超标),可采用已上线运行的应急预氧化和粉末活性炭投加系统进行处理[10-11]。

(2)为进一步降低出厂水浑浊度、提高出厂水生物稳定性、降低消毒副产物生成量,推荐采用超滤作为G水厂深度处理工艺。

-   END   -

关于专栏的更多详细信息,请点击“阅读原文”进行了解!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 陈蓓蓓,高乃云,马晓雁,等. 饮用水中嗅味物质—土臭素和二甲基异冰片去除技术[J].四川环境,2007(3):87-93.

[2] 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水工业分会给水深度处理研究会. 给水深度处理技术原理与工程案例[M].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3.

[3] 张华,徐彬士. 上海惠南水厂微污染水源水生物预处理工程设计[J].给水排水,1999(8):5-8,2.

[4] :G,梁恒,高伟,等. 东营南郊净水厂超滤膜示范工程的设计和运行经验简介[J].给水排水,2012,48(6):9-13.

[5] 裴义山,杨敏,郭召海,等. 含溴水源水臭氧处理时溴酸盐的产生与控制[J].环境科学学报,2007(11):1767-1770.

[6] 胡彩霞. 珠江水系臭氧氧化副产物的风险控制及新型含锆混凝剂性能的研究[D].广州:华南理工大学,2013.

[7] 李建勇,段冬. O3-BAC工艺微型动物泄漏控制技术研究进展[J].给水排水,2012,48(9):165-168.

[8] 尹文超,张金松,刘丽君. 饮用水系统中无脊椎动物问题研究[J].给水排水,2012,48(3):107-113.

[9] 方强. 十年回顾:浙江省现代化水厂的创建与发展[J].净水技术,2019,38(3):1-4,94.

[10] 李伟光,李大鹏,张金松. 用粉末活性炭去除饮用水中嗅味[J].中国给水排水,2002(4):47-49.

[11] 吕强,魏群山,黄鑫,等. 应对南方某水厂土霉嗅味的活性炭技术[J].环境工程学报,2018,12(11):3034-3042.

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供排水企业运行及管理成果专栏

征稿内容:我国基层水厂、污水厂日常工作中的科技创新、技改创新、应用创新或管理创新等。

特色服务:快速审稿录用、版面费全免、快速发表优先出版、责编一对一修改指导、稿酬、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杯专栏优秀论文奖。

投稿方式:网址http://zsjs.cbpt.cnki.net/,按流程投稿并在拟投稿栏目中选择“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供排水企业运行及管理成果专栏”。

往期推荐

水厂回用池运行管理经验

深圳市某水厂嗅味物质全流程控制技术应用

自来水厂药剂应急自动投加系统的设计和实践!

水厂加氯消毒工艺改进,看看绍兴市上虞区水司是怎么做的!


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 公众号

微信号 sinsche-com

联系热线:400-660-7869

让检验蕴含思想 为客户创造价值



免责声明

微信文章及图片系网络转载,仅供分享不作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出处所有。如原版权所有 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者不同意转载的,请及时联系我们(0755-21033425),我们会立即删除,谢谢!



水质分析仪器设备
sinsche
——————————————————————————————————
400-660-7869
——————————————————————————————————
sinsche@sinsche.com
深圳市龙华区龙华街道清泉路硅谷大院T3栋4-5楼
ABUIABACGAAghIPl0wUo57K67AYwggI4ggI

关注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微信公众号

了解更多产品资讯

亚洲中国新时代最佳赌城-亚洲中国最佳赌城